新闻热线:0791-86847253、18007002076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财经频道  >  产业新闻
上高自来水异常事件追踪 2人被判玩忽职守罪
2017-12-04 09:57:37    来源:千龙网 编辑:黄思农    作者: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红林)一夜之间,家家户户的自来水成了黄汤儿,江西省上高县一度成了桶装矿泉水热卖的县城。附近的锦江河,河水中有毒物质挥发酚超标678.4倍。据了解,当水中含酚大于5mg/L时,鱼会中毒死亡。

  环保部工作组赶赴现场调查,并将这次事件作为典型案例全国通报。经调查,有毒物质来自宜丰县工业园区企业违法排出的生产污水,且问题长期存在。

  记者日前获悉,宜丰县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汪某、宜丰县环保局工业园区环保站站长鲍某分别被江西省铜鼓县法院、江西省万载县法院判处玩忽职守罪,但均免予刑事处罚。

  事件

  居民家自来水煮沸有臭味洗澡起红疹

  2016年12月14日开始,江西宜春市上高县的众多居民发现,家中的自来水浑浊且有刺鼻气味。

  据媒体报道,上高县居民称之后连续三四天自来水异常,“放出来的自来水呈奶白色,也有泛黄的,闻起来有一股怪味”,煮沸后闻起来仍有臭味,喝起来漂白粉的味道很重,洗澡后身上出现大片红疹还很痒。

  事发后,县城内的多数居民已经不敢再喝家里的自来水了,大家都去买矿泉水。

  据了解,宜丰县与上高县相距20多公里,宜丰县内有一处工业园区,工业园的污水流入园边的小溪,随即汇入锦江河,而锦江河正是从上游宜丰县境内流入下游上高县境内。

  媒体报道称,宜丰县工业园已经不止一次导致上高县自来水异常,2016年1月就发生过一次。环保站工作人员李某事后也作证称,以前就有上高的村民反映河水有异味、浑浊、不能灌溉。

  事件发生后,环保部立即进行应急调度,并派出工作组赶赴现场。2017年1月25日,环保部将“江西省宜春市上高县自来水污染事件”作为典型案例通报。

  调查

  放任企业违法排放废水2国家工作人员被移送司法

  2017年3月初,江西省纪委通报称,经查,这起事件的直接原因是宜丰县工业园区部分企业违法排污,间接原因是宜丰县政府及县环保局、县工业园管委会,上高县水安办、上高县卫计委等地方和单位监管不力、责任缺失。此外,包括数名县级官员在内的15人受到免职等处分,另有涉嫌渎职的2名国家工作人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今年3月,宜丰县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汪某、宜丰县环保局工业园区环保站站长鲍某被刑事拘留。

  经审理,法院查明,2016年4月,工业园管委会要求鲍某督促8家企业将污水进入污水处理厂处理。鲍某在督促过程中,没有严格区分陶瓷企业的生产污水管和生活污水管,没有严格禁止陶瓷企业的生产污水管接入污水管网,放任了陶瓷企业违法排放含酚废水。

  2016年6月起,工作人员多次发现进入污水处理厂的污水呈乳白色、有刺激性气味,水质异常,怀疑上游陶瓷企业偷排,因污水处理厂无能力检测、处理超标污水,负责人王某多次向鲍某反映情况,要求环保部门处理,鲍某通过倒查发现可能是陶瓷企业雨污分流不完善或者偷排,但其未采取有力措施导致陶瓷企业含酚废水经常进入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厂进水经常不达标。

  法院还查明,宜丰县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汪某,将排污企业的监督工作交给了环保站,自己只通过电话、微信或者口头交办的方式敷衍了事。汪某多次接到污水处理厂负责人王某等人对上游排污企业排污水质异常的情况举报,但没有周密排查。2016年7月宜春市环境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宜丰县环境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先后下发文件要求园区管委会就有关环保问题督办,但园区管委会未督办到位。

  污水处理厂偷排水中有毒物质超标678.4倍

  由于鲍某、汪某的上述失职行为,污水处理厂进水水质经常不达标,经常含有挥发酚等有毒物质,而污水处理厂对污水中挥发酚不具备处理及自行监测能力,该厂多次私自启用超越管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

  2016年12月13日凌晨,污水处理厂启用超越管加快排污速度,将混合反应沉淀池中未经处理的污泥水偷排到该厂二期预留空地上,排出的含挥发酚污泥水通过水渠汇入锦江河,致使锦江河水挥发酚超标678.4倍,并有刺激性气味。河水流经约18小时后到达上高县自来水取水点。

  酚类为原生质毒,属高毒物质,人体摄入一定量会出现急性中毒症状,长期饮用被酚污染的水可引起头痛、出疹、瘙痒、贫血及各种神经系统症状。当水中含酚大于5mg/L时,鱼中毒死亡。含酚浓度高的废水会使农作物枯死或减产。

  12月14日6时许,上高县自来水厂城区供水开始出现异常气味,引发了当地居民对饮用水安全的严重担忧,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判决

  监管不力未正确履职2公职人员获刑

  被公诉后,汪某、鲍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未提出异议。

  法院审理后认为,汪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分管宜丰工业园区环保工作期间,工作流于形式,不正确履行监管职责,明知陶瓷企业属于生产污水零排放的企业,放任陶瓷企业的生产污水接入园区的主管网,使园区内陶瓷企业产生的含挥发酚的生产污水流入园区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厂将该污水偷排,使之流往下游河域内,污染上高供水公司取水口水源,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玩忽职守罪。

  但考虑到汪某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2017年8月22日,江西省铜鼓县法院判处汪某构成玩忽职守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鲍某系受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工作中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工作职责,对宜丰县工业园陶瓷企业及污水处理厂非法排污的行为监管不力,致使上高县自来水供水异常,继而引起当地恐慌,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其行为构成玩忽职守罪。

  考虑到鲍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事件发生后参加事件调查组切实履行职责,对涉案企业及时有力地进行整改、处理,积极消除不良影响,恢复锦江河支流耶溪河的水生态,确有悔罪表现,且系初犯、偶犯,可以认定为情节轻微,2017年8月18日,江西省万载县法院判鲍某玩忽职守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据了解, 《刑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免予刑事处罚要符合两个条件:一是犯罪情节轻微,二是不需要判处刑罚。只有当两个条件同时符合时,才能适用免予刑事处罚。

  质疑

  生产污水,为何会进入污水处理厂管道?

  工业园区环保站站长鲍某说,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2016年上半年建成调试的时候,进水量不够,接入的管网不够,污水处理厂就向园区管委会反映,希望管委会出面去做工作,让企业将污水管网都接到污水处理厂的主管网。当时工业园环保站也接到了一份园区管委会的函,上面列了七八家企业名单,要求环保站配合管委会做企业的工作,让企业接管到污水处理厂,其中就有三家陶瓷企业,后来他去跟这些企业说了,大多数都接了管。

  他说,他动员时要求陶瓷企业将生活污水管网接入,但有些企业将生产污水也接进去了,后来2016年6月环保站通知企业拆掉生产污水管网,但那些埋在地下看不到的没拆掉。

  判决书显示,污水处理厂属于中节能环保投资发展(江西)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与江西省城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的子公司,主要业务是江西省工业园污水项目的投资、建设和运营。

  污水处理厂为何要偷排?

  污水处理厂负责人王某说,污水处理厂自2016年6月运行以来,进水水质异常现象差不多每天都有,现象很严重时他才会向汪某和鲍某汇报,一共汇报了10次左右。

  王某说,每次汇报后进水水质会有所好转,但过不了多久又回原样,污水处理厂偷排泥水,是因为园区企业排放的污水水源异常,没有达到纳管标准,工业池体内污泥堆积太多影响正常运行。

  他承认,泥水是他安排员工偷排到污水处理厂的二期空地上的,当时排出的泥水表面呈白色,底层为黑色,而且闻起来很臭,后来泥水流到了耶溪河里造成了污染。

  汪某供述说,他知道陶瓷企业的生产污水不能接入主管网,但他认为流入污水处理厂也比直接排到雨水管道好,而没有考虑流入污水处理厂处理不了的后果;污水处理厂的人向他报告过上游企业污水排放异常两三次,但由于都没有找到偷排的企业,就没有后续处理。

  工业园区内黄铭陶瓷的法人代表付某作证称,12·14事件后,鲍某发了整改通知,“以前环保站也提过,但我们没严格去执行”。

  根据宜春市环保局关于上高县自来水异常事件的调查报告,宜丰县工业园污水处理厂私自利用软管和超越管非法排污是导致上高自来水异常的直接原因,宜丰县工业园内环境违法企业是污染物挥发酚的主要来源。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3元/月
相关新闻
点击排行
财经推荐
    业绩持续回升 家电行情有望提速
    银行信贷额度捉襟见肘 资产证券...
    “新零售”模式借力“双十一”坐大
    粤港澳大湾区构建“水上经济走...
    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重在协调
    “红顶中介”能否“秒杀”租房...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我国经济转...
    审核逻辑生变 IPO过会率降至不...
    “黑科技”打响消费升级前哨战 ...
    忙活一年是赔还是赚?听听蒜农...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